番外之I

 
在此交代小松鼠在掉進【JOKER】的小小片段,微痛慎入。
然後如果中之有FEEL,也許會來個松鼠視角描寫帕雷恩洛。(欸

♣ ♣ ♣ ♣ ♣ ♣ ♣ ♣ ♣ 



--也許我們曾在哪見過面,也許那只是孤單太久所造成的錯覺。


第一次睜開眼,看到的是一片黑暗,除了將自己包圍的柔軟觸感之外,還有規律跳動的聲響。
第二次睜開眼,看到的是一片昏暗,除了將自己包圍的枯枝落葉之外,還有瀰漫周圍的草味。


伸展了過去一段日子都毫無氣力的四肢,嗅了嗅空氣中熟悉的氣味,用粗大的尾巴將自己蜷縮起來,望著洞口等待著什麼。

後來他發現自己是窩裡唯一的孩子,但這沒什麼不好,代表他可以擁有母親所有的愛。
填飽肚子後捱著母親呼呼大睡,又是一天。

過了一陣子後他能行走了,開始在樹洞中探險似的走動,這邊啃啃那邊咬咬。
母親存放了很多食物在洞裡,因此就算牠外出覓食,自己也不用擔心會餓肚子。
拿起了某顆堅果,依照本能的啃去外殼,大快朵頤營養豐富的核肉。

吱吱吱喳、吱喳吱。


再過一些時日,毛皮長齊的牠越發大膽的接近洞口,有時還會趁母親外出時探頭出去。
而後母親允許牠一同去找食物,這時候的牠像個小跟屁蟲。
母親無論如何都不許自己踏足地面,也不准在一種稱為「人類」的生物面前露臉。
牠只准自己待在可躲藏的枝葉間。

牠不懂為什麼,只覺得很麻煩。

吱吱喳喳、吱喳。


母親選擇居住的樹林十分和平,沒有蛇類、沒有貓頭鷹、也沒有老鷹,只有來來往往的人群。
體型又增大了一些的牠漸漸無所畏懼,開始涉足較低矮的樹枝上。

某天,牠停在一枝毫無遮蔽物的細枝上,藉著自樹葉間灑落的陽光做做日光浴。
--牠不該這麼做的。

來公園玩耍的孩童們發現了牠,正躲在矮木叢後方,拿著彈弓瞄準目標。
--牠毫不知覺。

直到一抹紅棕色的殘影以飛快的速度將自己撞至樹叢中。

牠聽見了哀嚎,而且是那樣刺耳。

--吱吱!!
--小心!!
接著是什麼東西掉落地面的悶響。

牠還摸不著頭緒,但本能驅使牠不可探頭張望,於是牠小心翼翼的撥開樹葉,往地上看去。
牠看見幾個矮小的人類圍著一團毛球,嘴裡不斷發出歡呼。

牠發現那團毛球是深愛自己的母親。
牠發出叫喊,要母親快點到樹上來。
--但母親一動也不動的了。

牠眼睜睜的看著人類將母親帶走,而自己對這件事無能為力。
牠眼睜睜的看著人類將母親帶走的方向,從正午到黃昏。

吱喳喳、喳吱吱喳。


牠失措的回到樹洞,用尾巴將自己包圍起來,輕輕的、微微的、顫抖著。

之後的幾天牠足不出戶,只是不斷消耗著往昔與母親一起儲存的糧食。
一點、一點、一點的吃掉。

但糧食終究有吃完的一天。

下定決心的牠鼓起勇氣,緩緩潮洞口走去。

--牠發現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


映入眼簾的不是熟悉的公園,而是全然陌生的所在。
圍著草皮的矮欄杆不見了、總是交互敲打地面的翹翹板不見了、
那些帶走母親的、惡夢般的孩子也不見了。

望著憑空冒出來的巨大建築物,牠感到茫然。
--這裡是哪裡?


吱吱吱喳、喳喳吱。
 
 

題目 : 自創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主線之I


此為帕雷恩洛參加【JOKER】遊戲前的小突發(?)
劇情對之後的人格&個性影響深遠。
怕痛者請勿點入。
 

♣ ♣ ♣ ♣ ♣ ♣ ♣ ♣ ♣



--你怎麼捨得,奪走我的快樂?

提著裝滿食材的竹籃踏上歸途,孩子們聽到菜單時應該會很開心吧,他想。
玉米濃湯、番茄義大利麵、焦糖布丁......都是久久才能吃一次的好料。

每隔幾日便要像這樣步行半個小時到鎮上的市場採買食材,但是他沒有怨言。
--因為這些食物能讓孩子們填飽肚子。

但是在他轉過最後的彎,看到熟悉的門口時,卻愣得讓手中的珍貴食材掉落地面。

在面目全非的孤兒院裡狂奔著,嘴裡不斷喊著一個又一個孩子的名,卻毫無回應。
半乾半濕的血跡溅在泥土地、褪色的遊樂設施、和泛黃的壁紙上。

『.......』忽地,他聽見了細微的叫喊,尋聲找去,在樹叢中找到了一個男孩。
『...快逃...帕雷哥、哥...』看見男孩身上深可見骨的傷口,似是利器所致。
『噓、別再說話了,洛倫...』伸出手指輕柔的按在男孩仍欲開口的唇上,努力撐起一抹微笑。
男孩吃力的張開眼,努力望著帕雷恩洛,想表達什麼般。

他像是會意過來,啟唇震喉,緩緩的唱出平時總在玩鬧時的伴唱曲。

London Bridge has fallen down
Fallen down, fallen down
London Bridge has fallen down
My fair Lady

Build it up with wood and clay,
Wood and clay, wood and clay,
Build it up with wood and clay,
My fair Lady.

Wood and clay will wash away,
Wash away, wash away,
Wood and clay will wash away,
My fair Lady.

Build it up with bricks and mortar,
Bricks and mortar, bricks and mortar,
Build it up with bricks and mortar,
My fair Lady.

Bricks and mortar will not stay,
Will not stay, will not stay,
Bricks and mortar will not stay,
My fair Lady.

Build it up with iron and steel,
Iron and steel, iron and steel,
Build it up with...iron and steel...

My...fair....Lady.........

抱著男孩逐漸冰冷的軀體,跪倒在地泣不成聲。


花了極大的功夫,將院裡的孩子送回土地的懷抱。
除了事發時正好到鎮上去的自己外,其餘8個孩子都喪生了。
他想不到兇手為何要拿這些孩子開刀,這些被世界拋棄的孩子,最大也不過7歲。
那個見到了最後一面的孩子,是四歲的洛倫,最愛黏在他身邊跟前跟後的。

--如果帶他一起到鎮上,是不是,他就會活下來了?
做為一個遭逢巨變的人,他不禁這麼想。

這世界的無理又霸道,早在他知曉自己的身世時就深深體會到了,
但為何現在,心仍會、如此糾痛?


他又苟延殘喘的活了下來,又。


離開待了目前為止十六年人生的孤兒院,起初他是茫然的。
而對於人這種生物,他又多了一層體會。

他覺得自己變了許多,卻也不清楚到底是差在哪裡。
 
他和從前一樣喜歡笑,但旁人看到他的笑容卻會迴避。
他還是和以前一樣喜歡唱歌,但卻引不起聽者的共鳴。
他還是和以前一樣喜歡孩子,但小孩子見到他卻只會露出害怕的神情。
 
他覺得自己變了許多,卻也不清楚到底是差在哪裡。


一年之後,他接到了前往一場名為「Joker」遊戲的邀請函。
內容大略為學生互相廝殺,只有最後勝利者能存活、聽起來挺荒謬的遊戲。

若是從前,他絕不會去參加這種玩命的遊戲,他還有8個無血緣關係的弟妹要照顧。
但現在不同了,
他什麼也沒有了。

什麼、
也、
沒有了。

既然只剩這條命,那就姑且賭賭看吧。

換上了寬鬆的毛衣和綠色的領帶及成套的褲子,
順道將原先容易造成性別錯亂的長髮給剪了,只留下幾根手指粗的一小撮。


--梅花九。

平民...嗎、還真是個符合出身的花色呢。


「9是個變化多端的數字,就如同我的難以捉摸。」
 
「幸會、我是梅花九.帕雷恩洛。」
 
 

題目 : 自創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角色個資

FC2用

題目 : 自創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自我介紹

nineofclubs

Author:nineofclubs
此為【Joker】企劃
梅花9:帕雷恩洛主線劇情放置區。
角色噗址http://www.plurk.com/nineofclubs
戳粉絲歡迎。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