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II


此篇為帕雷恩洛兒時記趣。(?
可與主線之I共同食用。
怕痛者慎閱。

♣ ♣ ♣ ♣ ♣ ♣ ♣ ♣ ♣


--你的頭髮真的很漂亮呢,洛。
--所以當初妳才把我誤認成是女孩子嗎?
--你到底要記恨多久啊?
--呵呵,一輩子吧。
 
 
 
那是他第一次見到女孩,褐色的大波浪捲髮上罩著典雅的髮箍、
穿著華貴的小禮服,卻站在孤兒院門口哭泣著。
「那個、」他緩緩走近,在女孩幾步外的距離頓住腳步,並出聲輕喚她。
女孩抬起了原先埋在手掌中哭泣的臉,湛藍色的雙瞳吧眨吧眨望著他,淚珠依然不停的滾落。
看這個樣子,應該是迷路了吧,他想。何況自己對女孩並沒有印象,搞不好是從別的地方來的。
「我、找不到,教母...」說話的聲音因為抽泣而斷斷續續的,但大概聽得出在說什麼。
「呃、走散了嗎?」女孩點了點頭,努力想抹去臉上的淚水。
拿出了隨身攜帶的帕巾(準備好給弟妹擦臉的)走上前去遞給女孩
「這個,是乾淨的,如果不介意的話....」
女孩猶豫了一會,最後還是接過了帕巾「...謝謝.......」她怯怯的道謝,眼淚卻仍不爭氣的滑落。

那是他們第一次相遇。


「那個、我叫做芙兒莎夏,妳呢?」
「帕雷恩洛。」
「欸?好像男生的名字啊。」
「.............我本來就是男的。」


那天,女孩在孤兒院和孩子們玩了一個下午,純白的洋裝卻沒有沾上半點汙漬。
傍晚,女孩的教母終於找來了孤兒院,
看見女孩和孩子們玩在一塊,馬上驚恐的將女孩拉回身邊。
「芙兒,妳在做什麼?妳怎麼可以和野孩子一起玩耍呢?」
「教母、他們--」
「夠了、我不想聽,妳沒事就好,我們回家了。」
婦人氣勢凌人的瞪著驚慌的孩子們,帕雷恩洛不著痕跡的將他們護在身後。
「今天要是芙兒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就和你們沒完!!」
問題是、她現在好好的啊?縱使心中有無限不滿,帕雷還是保持表面上的禮貌態度。
之後婦人又碎念了幾句不怎麼好聽的話,教養良好的帕雷一律當做耳邊風,呼呼呼咻咻咻。
倒是女孩在一旁焦急地來回望著,輕扯著教母的衣角想引走注意力的計策毫無作用。
帕雷偷偷的眨眼示意,回以一抹安撫的微笑,女孩這才比較安心。
最後婦人終於牽著女孩走了,像個狂妄的龍捲風。


那是他們第一次相遇,在十三歲的夏末秋初。



「洛,我一直很好奇,你說話的方式好像跟其他男孩子不太一樣啊。」
「摁?怎麼說?」
「就是、男孩子說話都...很粗魯嘛...」
「我知道妳想說什麼,妳還是懷疑我是女的對吧?」
「不、不是啦,我是說,你說話比較有禮貌啦!」
「啊、因為院長是老師,他在世時有教我過一些禮儀。」
「這樣啊...」

我們之間難以跨越的,不只是性別的界線。



芙兒莎夏是隔壁城內的貴族後裔,那天正好和教母到鎮上的老鐘匠納修理鐘錶,
不料她卻在鎮內和教母走散,慌慌張張的跑進了樹林,最後在孤兒院前累得走不動了,
縱使嚴格的家教迫使她自勉要堅強,但獨自一人在荒郊野外的恐懼仍使她本能的開始哭泣,
然後她遇見的帕雷恩洛,那個穿著破舊卻隱隱散發著不凡氣質的男孩。
那個留有一頭金髮,笑起來異常耀眼、羅蘭紫的眼瞳會閃著熠熠光芒的男孩。


之後女孩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到孤兒院一趟,但沒有一次是在教母陪同下。
她總是會順便帶來許多甜點,孩子們因此稱她為「蛋糕姐姐」。

不過比起那童稚的綽號,帕雷恩洛更喜歡喚她為莎夏。
就像芙兒莎夏喜歡喊他洛一樣。
只屬於、彼此的稱呼。
自從嘗過他做的料理之後,女孩想到便會提議要挖角帕雷到自家做廚師,但始終以殘念做結。

「洛,你的手藝真的很好啊,來我們家當廚師嘛?」
「我還是那一句,妳把其他八隻一起牽過去,我馬上跟妳走。」

這是他們從小開到大的玩笑,從小開到大的、天大的玩笑。


她總會替他將披散的長髮用絲帶束起,而他也總會在她拜訪時準備平凡卻美味的小小宴席。
他始終在用餐時與她保持對坐的距離,她也始終沒有在談天時與他比肩而坐。
他們都清楚自己之於對方的感情正在變質,一點一滴的。

而他們都知道彼此之間難以跨越的,不只是性別的界線。


「洛,我要結婚了。」
「什麼時後?」
「下個月初十,和倫比爾伯爵的長子。」
「祝妳幸福,莎夏。」

那天,芙兒莎夏帶著沉痛的表情離去,而帕雷恩洛始終維持著臉上平淡的笑容。
他們都知道這一天必然會來臨,只是心理上的準備充足與否。


「妳看起來不快樂,莎夏。」
「洛,成婚之後,我就無法像這樣任意外出了。」
「我知道。」
「你為什麼還能這麼冷靜?」
「如果激動能改變妳將要出嫁的事實,我願意成為瘋子。」
「洛,我、其實我、我真正--」
「噓、不要說,那會讓一切失衡的。」
「那麼,給我一個吻吧,在終焉之時。」
「世界會崩毀的,莎夏。」

在即將離別的時刻,連擁抱都像是提劍互傷。
他們的緣斷了線,在即將十六歲的冬末春初。


之後芙兒莎夏沒有再來過孤兒院,只透過書信和附件的照片傳達生活點滴。
她的丈夫是個謙和有禮的人,信中她這麼形容,照片上的青年也看來如此。

帕雷恩洛淡然的回歸每日照顧弟妹們的生活。
只是在聽見樹葉被踩踏的瞬間,他仍會慣性的回過頭,
期待孤兒院門口有那人身著純白長裙的身影。

但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撲空。


『洛,如果以花來形容的話,你覺得我像什麼花呢?』
『百合花。』
『這樣啊、我倒覺得你很像向日葵呢,像向日葵般金燦燦的洛。』

我是葵,追逐著遠在天邊的妳。
我是葵,仰望著遙不可及的妳。



事情(詳情請見主線之I)發生之後,他們終於再次見面。
孤兒院的事件登在了報紙一個十分不起眼的角落,而芙兒莎夏鬼使神差的瞥見了。
得到了丈夫的允許並在他的陪同下,事隔多月她又踏入了孤兒院。
少了孩子笑聲的孤兒院顯得冷冷清清,往昔玩樂用的廣場多了許多石碑。
她看見溜滑梯旁似乎倒著一個人影,提起裙擺小跑步接近。
帕雷恩洛手裡抱著一件童裝,閉眼假寐著,以往便消瘦的身形又縮了一圈。
見到神情憔悴的他時,她頓時泣不成聲。

「莎夏?」
「跟我走吧、到我家去。」
「那是"你們"的家,我不能去。」

他揚起虛弱的微笑,芙兒莎夏身後的男子的目光,可不是普通的扎人。

「妳看起來過得很好。」
「你看起來過得不好!」

「請好好照顧她。」
「我會的。」

「洛!你!!」
「走了芙兒,時間也不早了。」

他笑著揮手送別,直到馬車消失在視線內。
他笑著揮手送別,直到無盡思念化為心碎。


接到【JOKER】的邀請函並決定參加時,他打聽了芙兒莎夏的住址,登門拜訪。
 
「哪位?」
「麻煩請告知倫比爾夫人,敝人是帕雷恩洛。」

「你、你怎麼!?」
「帕雷恩洛向夫人請安。」

我們之間的距離,已是海角天涯。


「如此瘋狂的遊戲,你怎麼能去參加?」
「姑且一擲吧。」
「這是玩命!」
「敝人也只剩這條賤命可供玩弄了,夫人。」
「不要用這種方式對我說話!」
「以下犯上是重罪,夫人。」

我已經什麼也不剩了,所以在最後,至少讓我再見妳一面。
把妳的容貌,深深的烙在腦海裡。

「你為什麼把頭髮剪了?」
「因為不想再被誤認成女人。」

從口袋中拿出了一條款式精緻的金色編織手環,交到了芙兒莎夏手中。

「我到教堂請神父祝聖過了,願往後一切安好。」
「你、這不是!!?」
「再見了,莎夏,或許、再不見吧。」

請讓我從妳的生命中淡出,直至不見蹤影。

再見,莎夏。
再見,我的愛。
 
 
 

題目 : 自創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番外之I

 
在此交代小松鼠在掉進【JOKER】的小小片段,微痛慎入。
然後如果中之有FEEL,也許會來個松鼠視角描寫帕雷恩洛。(欸

♣ ♣ ♣ ♣ ♣ ♣ ♣ ♣ ♣ 



--也許我們曾在哪見過面,也許那只是孤單太久所造成的錯覺。


第一次睜開眼,看到的是一片黑暗,除了將自己包圍的柔軟觸感之外,還有規律跳動的聲響。
第二次睜開眼,看到的是一片昏暗,除了將自己包圍的枯枝落葉之外,還有瀰漫周圍的草味。


伸展了過去一段日子都毫無氣力的四肢,嗅了嗅空氣中熟悉的氣味,用粗大的尾巴將自己蜷縮起來,望著洞口等待著什麼。

後來他發現自己是窩裡唯一的孩子,但這沒什麼不好,代表他可以擁有母親所有的愛。
填飽肚子後捱著母親呼呼大睡,又是一天。

過了一陣子後他能行走了,開始在樹洞中探險似的走動,這邊啃啃那邊咬咬。
母親存放了很多食物在洞裡,因此就算牠外出覓食,自己也不用擔心會餓肚子。
拿起了某顆堅果,依照本能的啃去外殼,大快朵頤營養豐富的核肉。

吱吱吱喳、吱喳吱。


再過一些時日,毛皮長齊的牠越發大膽的接近洞口,有時還會趁母親外出時探頭出去。
而後母親允許牠一同去找食物,這時候的牠像個小跟屁蟲。
母親無論如何都不許自己踏足地面,也不准在一種稱為「人類」的生物面前露臉。
牠只准自己待在可躲藏的枝葉間。

牠不懂為什麼,只覺得很麻煩。

吱吱喳喳、吱喳。


母親選擇居住的樹林十分和平,沒有蛇類、沒有貓頭鷹、也沒有老鷹,只有來來往往的人群。
體型又增大了一些的牠漸漸無所畏懼,開始涉足較低矮的樹枝上。

某天,牠停在一枝毫無遮蔽物的細枝上,藉著自樹葉間灑落的陽光做做日光浴。
--牠不該這麼做的。

來公園玩耍的孩童們發現了牠,正躲在矮木叢後方,拿著彈弓瞄準目標。
--牠毫不知覺。

直到一抹紅棕色的殘影以飛快的速度將自己撞至樹叢中。

牠聽見了哀嚎,而且是那樣刺耳。

--吱吱!!
--小心!!
接著是什麼東西掉落地面的悶響。

牠還摸不著頭緒,但本能驅使牠不可探頭張望,於是牠小心翼翼的撥開樹葉,往地上看去。
牠看見幾個矮小的人類圍著一團毛球,嘴裡不斷發出歡呼。

牠發現那團毛球是深愛自己的母親。
牠發出叫喊,要母親快點到樹上來。
--但母親一動也不動的了。

牠眼睜睜的看著人類將母親帶走,而自己對這件事無能為力。
牠眼睜睜的看著人類將母親帶走的方向,從正午到黃昏。

吱喳喳、喳吱吱喳。


牠失措的回到樹洞,用尾巴將自己包圍起來,輕輕的、微微的、顫抖著。

之後的幾天牠足不出戶,只是不斷消耗著往昔與母親一起儲存的糧食。
一點、一點、一點的吃掉。

但糧食終究有吃完的一天。

下定決心的牠鼓起勇氣,緩緩潮洞口走去。

--牠發現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


映入眼簾的不是熟悉的公園,而是全然陌生的所在。
圍著草皮的矮欄杆不見了、總是交互敲打地面的翹翹板不見了、
那些帶走母親的、惡夢般的孩子也不見了。

望著憑空冒出來的巨大建築物,牠感到茫然。
--這裡是哪裡?


吱吱吱喳、喳喳吱。
 
 

題目 : 自創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自我介紹

nineofclubs

Author:nineofclubs
此為【Joker】企劃
梅花9:帕雷恩洛主線劇情放置區。
角色噗址http://www.plurk.com/nineofclubs
戳粉絲歡迎。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