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線之II


此為帕雷於【JOKER】遊戲正式開始的主線,
裡頭出現的角色皆以隨機劇情安排,且以花色號碼稱呼,
並不針對任何角色,也不會出現該角色真正的名字。
微血腥,慎閱。


♣ ♣ ♣ ♣ ♣ ♣ ♣ ♣ ♣


一如往常的走在夜晚的校園裡,徐徐的涼風不比白日炎熱,照慣例將髮束鬆綁,任由夜風打亂。

「吱吱!」頭上的松鼠突然繃直身子,緊張的東張西望。
「噓、沒事,不用擔心。」將松鼠從頭頂抓到肩膀上,讓牠貼著自己頸側,順順毛安撫牠。

終於還是開始了嗎?摁嘻嘻。

不著痕跡的放輕自身的腳步聲,後方跟蹤的聲響便越發明顯。
清楚了解自身的反應神經緩慢到什麼程度,因此只是專注精神,等待時機。

髮尾在身後來回擺盪,左、右、左、右......

--對方出擊了,在十步外的距離。

於是邁開腳步開始了追逐戰,在體力還能負荷的範圍,想盡可能的摸索對方的能力。
耗費體力的貓捉老鼠什麼也沒看出來,對方只是一昧的拿著軍刀瞄準獵物--自己。

該賭賭看嗎?嘻嘻。

將腦中的想法付諸實行,二話不說的攀上了前方的大樹。
「到旁邊去。」抓起了肩上的松鼠,隨手往一旁的枝葉扔去。
「吱!」

「摁嘻嘻,來者何人啊?」略微高亢的笑聲在夜裡顯得突兀而驚悚。
對方不語,只是默默的露出手背上的數字,隱隱約約看出了九的形狀。
橙色制服、方塊九...嗎?

對方雖抬頭望著自己,但眼神的焦點似乎不是自身的瞳孔。

刻意不直視眼睛...難道知道我的能力?
有趣、摁嘻嘻嘻,太有趣了。

「嘻嘻,看你的樣子,似乎對我有一定程度的認識啊?」看準對方無法一舉躍到樹上來,直接坐在枝幹上開始晃腿。
「催眠,你的能力。」對方緩緩道出了他所知道的內情。
「我的能力的確是催眠沒有錯,但媒介可不只眼神接觸啊,比如說--」
話說到一半便從樹上跳下,對方驚了一會便舉起軍刀砍來,側過身只讓刀鋒擦過護著顏面的左手背,能力發動:

--『Stop.』
揮刀的動作硬生生僵住,往要害砍來的致命一擊滑稽的停在半空中。
對方的眼神露出不解與驚恐,而自己笑得更加猖狂。
「距離我越近,催眠的效用就越強,與我接觸的媒介越親密,亦同。」
肆無忌憚的在對方身周繞圈子,根本不擔心敵人隨時會向自己襲來。
「這種近距離,哪怕是和我呼吸相同的空氣,也足以讓你動彈不得了,摁嘻嘻嘻。」
用正淌著血的左手撫上了對方頰側,眼露惋惜:
「這下子、你就得任我擺佈了呦,反被獵物抓住的獵人先生。」

--『Controlled.』


--摁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寂靜的夜裡,迴盪著這樣的笑聲。



「吱、吱吱...吱!」褐金色的松鼠不斷追逐著頭上盪來擺去的松果,毛茸茸的大尾巴也隨之左右擺動。
「嘻嘻,你抓不到、你抓不到。」金髮青年坐在貼牆的座位上,手裡拿的正是那個盪鞦韆似的松果。

「聽說方塊班的9昨天自殺了呢。」
「自殺?為什麼要自殺?」
「這遊戲才剛開始啊,抗壓性也真差。」
「誰知道呢,不過聽說死相滿淒慘的就是了。」


靜靜聽著不遠處的同學交談,漫不經心的將松果丟給松鼠,
拿出棒棒糖拆了包裝便含進嘴裡,左頰像長了腫瘤般,突出了一球。


--用軍刀在你的臉上刻個真正的『九』吧,然後賞頸動脈一個痛快。
記得當時是這麼說的,血花四濺的瞬間真令人難忘。
坐在樹上觀望著猶如火山爆發,轉過身將青年倒下的屍軀拋之腦後。

『嘻嘻,走了,法洛爾斯。』
『吱!』

題目 : 自創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主線之I


此為帕雷恩洛參加【JOKER】遊戲前的小突發(?)
劇情對之後的人格&個性影響深遠。
怕痛者請勿點入。
 

♣ ♣ ♣ ♣ ♣ ♣ ♣ ♣ ♣



--你怎麼捨得,奪走我的快樂?

提著裝滿食材的竹籃踏上歸途,孩子們聽到菜單時應該會很開心吧,他想。
玉米濃湯、番茄義大利麵、焦糖布丁......都是久久才能吃一次的好料。

每隔幾日便要像這樣步行半個小時到鎮上的市場採買食材,但是他沒有怨言。
--因為這些食物能讓孩子們填飽肚子。

但是在他轉過最後的彎,看到熟悉的門口時,卻愣得讓手中的珍貴食材掉落地面。

在面目全非的孤兒院裡狂奔著,嘴裡不斷喊著一個又一個孩子的名,卻毫無回應。
半乾半濕的血跡溅在泥土地、褪色的遊樂設施、和泛黃的壁紙上。

『.......』忽地,他聽見了細微的叫喊,尋聲找去,在樹叢中找到了一個男孩。
『...快逃...帕雷哥、哥...』看見男孩身上深可見骨的傷口,似是利器所致。
『噓、別再說話了,洛倫...』伸出手指輕柔的按在男孩仍欲開口的唇上,努力撐起一抹微笑。
男孩吃力的張開眼,努力望著帕雷恩洛,想表達什麼般。

他像是會意過來,啟唇震喉,緩緩的唱出平時總在玩鬧時的伴唱曲。

London Bridge has fallen down
Fallen down, fallen down
London Bridge has fallen down
My fair Lady

Build it up with wood and clay,
Wood and clay, wood and clay,
Build it up with wood and clay,
My fair Lady.

Wood and clay will wash away,
Wash away, wash away,
Wood and clay will wash away,
My fair Lady.

Build it up with bricks and mortar,
Bricks and mortar, bricks and mortar,
Build it up with bricks and mortar,
My fair Lady.

Bricks and mortar will not stay,
Will not stay, will not stay,
Bricks and mortar will not stay,
My fair Lady.

Build it up with iron and steel,
Iron and steel, iron and steel,
Build it up with...iron and steel...

My...fair....Lady.........

抱著男孩逐漸冰冷的軀體,跪倒在地泣不成聲。


花了極大的功夫,將院裡的孩子送回土地的懷抱。
除了事發時正好到鎮上去的自己外,其餘8個孩子都喪生了。
他想不到兇手為何要拿這些孩子開刀,這些被世界拋棄的孩子,最大也不過7歲。
那個見到了最後一面的孩子,是四歲的洛倫,最愛黏在他身邊跟前跟後的。

--如果帶他一起到鎮上,是不是,他就會活下來了?
做為一個遭逢巨變的人,他不禁這麼想。

這世界的無理又霸道,早在他知曉自己的身世時就深深體會到了,
但為何現在,心仍會、如此糾痛?


他又苟延殘喘的活了下來,又。


離開待了目前為止十六年人生的孤兒院,起初他是茫然的。
而對於人這種生物,他又多了一層體會。

他覺得自己變了許多,卻也不清楚到底是差在哪裡。
 
他和從前一樣喜歡笑,但旁人看到他的笑容卻會迴避。
他還是和以前一樣喜歡唱歌,但卻引不起聽者的共鳴。
他還是和以前一樣喜歡孩子,但小孩子見到他卻只會露出害怕的神情。
 
他覺得自己變了許多,卻也不清楚到底是差在哪裡。


一年之後,他接到了前往一場名為「Joker」遊戲的邀請函。
內容大略為學生互相廝殺,只有最後勝利者能存活、聽起來挺荒謬的遊戲。

若是從前,他絕不會去參加這種玩命的遊戲,他還有8個無血緣關係的弟妹要照顧。
但現在不同了,
他什麼也沒有了。

什麼、
也、
沒有了。

既然只剩這條命,那就姑且賭賭看吧。

換上了寬鬆的毛衣和綠色的領帶及成套的褲子,
順道將原先容易造成性別錯亂的長髮給剪了,只留下幾根手指粗的一小撮。


--梅花九。

平民...嗎、還真是個符合出身的花色呢。


「9是個變化多端的數字,就如同我的難以捉摸。」
 
「幸會、我是梅花九.帕雷恩洛。」
 
 

題目 : 自創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自我介紹

nineofclubs

Author:nineofclubs
此為【Joker】企劃
梅花9:帕雷恩洛主線劇情放置區。
角色噗址http://www.plurk.com/nineofclubs
戳粉絲歡迎。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